kaixinxingdong.org.nz > 同您相似的人們 > 康復行動計劃的使用者

 

在研討班結束時,我制訂了自己的危機處理計劃和康復工具箱。我覺得自己的康復有了一個明確的方向; 我清楚自己所處的位置以及我需要努力的目標,幷且我也瞭解怎麽樣才能實現那個目標。



一個使用國際著名康復模式克服康復障礙的故事

 "我來自香港。由于家庭悲劇以及他人的歧視,我的精神健康惡化,最後被診斷爲嚴重抑鬱症。

在新西蘭,我很幸運地發現了康復行動計劃( WRAP),這個康復行動計劃給了我信心和希望以及戰勝疾病的策略和智慧,幫助我走完漫長但又卓有成效的康復旅程。

2001年,我的精神科醫生將我轉介到同心精神健康促進社(Affinity Services,以前稱爲Te Korowai Aroha),我第一次接觸到康復行動計劃 。在同心精神健康促進社,華人社工張文麗女士幫助我康復,安排我參加康復行動計劃研討班。

這是紐西蘭第一個使用中文(普通話和廣東話)舉辦的康復行動計劃研討班 ,由華人主持,專門爲華人舉辦。文麗將康復行動計劃的課本從英文翻譯成中文,幫助我們瞭解康復行動計劃的概念。

使用自己的語言參與這樣的研討班,使我能够瞭解到大量的課程內容。我非常喜歡參加這樣的研討班;這個研討班幫助我更加瞭解自己的病情,幷教會我應付不同情况的技巧。

在研討班結束時,我制訂了自己的危機處理計劃和康復工具箱。我覺得自己的康復有了一個明確的方向; 我清楚自己所處的位置以及我需要努力的目標,幷且我也瞭解怎麽樣才能實現那個目標。


康復工具箱發揮著重要作用

我認爲自己已經康復了,但我仍然使用康復行動計劃教給我的技能,尤其是非常容易用于日常生活的康復工具箱。

無論我是處于危機,還是感到抑鬱或消極被動,或是睡眠困難,我都會立即打開我的康復工具箱,找到應對策略。這些措施包括看精神科醫生,提高我的藥量,或者做一些我喜歡做幷能使我感到快樂的事情等等。

去年,我孩子工作的機構减員,我家又搬到了新的地方。這些變化引發了我的抑鬱症,但康復工具箱又一次幫助了我。 

康復工具箱猶如一盞明燈照亮了我未來的道路,它時刻提醒我怎樣保持樂觀的人生態度。


奉獻是幸福之源

我認爲自己更加有信心管理我的疾病和我的生活了。甚至當我遭受挫折的時候,我都知道我自己能够站起來,能够勇敢地面對困難。

小時候,我的父親曾告訴我,幫助他人就是幫助自己,這孕育著奉獻即幸福的道理。我獲得康復之後,我盡自己所能幫助他人,爲社會做貢獻。我曾經在一家養老院做義工,現在仍然在一家華人精神健康同伴支持小組 - 博愛社做義工。

此外,我現在還作爲實習主持人參加一個新的康復行動計劃研討班。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我希望其他人在康復的旅途中也受益于康復行動計劃。"


更多關于康復行動計劃的信息

更多關于同心精神健康促進社的信息



 

置頂 此頁最後更新日期: 22 June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