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xinxingdong.org.nz > 同您相似的人們 > 我是如何幫助我的妻子康復的

 

"我的兒子、兒媳、女兒和女婿,還有我的孫女和外孫他們對我老伴都很好。他們沒有因爲我老伴得了精神病就嫌弃她,或疏遠她。相反,却更加體諒她了。" ~ 丈夫


丈夫全身心的愛使妻子從精神疾病中康復


 "我是一位老年人,移民到紐西蘭也有十幾年了。我老伴前些年被診斷為精神病,經過醫生的治療和許多好心人的幫助,她已經獲得康復。

我想,她之所以能够比較好地康復,除了因爲醫護人員的功勞外,我的家人,尤其是我,也功不可沒。報紙上登的關于精神病的文章和故事,我看了一些,我也想說說我的經驗。

我和我老伴是經人介紹認識,後來結婚的。我們那時候就是那樣,說不上象現在年輕人戀愛那樣,卿卿我我。我們性格不合,經歷的生活波折和政治運動又多。

所以,一輩子吵吵鬧鬧,打打停停,但應該說我們也是恩愛了一輩子。

脾氣變壞引起注意

大約七、八年前吧,我老伴的脾氣突然變得壞了。她每天專門找我的毛病,和孩子們,甚至和孫女、外孫子們也過不去。

開始,我們都沒有和她計較,但她的脾氣卻越來越壞,比如說,她記性不好,她說過的事情就硬說沒有說過。有時因為一點小事就會嘮叨個沒完。子女們沒辦法,我也很痛苦。當時,我們根本沒有往精神病方面想。

倒是紐西蘭的醫生好,一次我女兒帶我老伴看家庭醫生,我老伴提到失眠、胸痛等症狀。我女兒順便提到我老伴脾氣變壞的問題。那位醫生就強烈建議我們去看精神科醫生。當時,我老伴真是一百個不願意,還以爲那位家庭醫生看不起她。

好在這位醫生同我們都是熟人,一方面,我老伴抹不開情面同她發火,另一方面由于彼此都信任,這位醫生的意見實際上她還是聽的,再加上我千方百計地哄她、勸他,她最後到底同我們去看精神科醫生了。

家庭醫生和家人的幫助是至關重要的

我老伴被診斷為精神病,我們當時都不敢相信。醫生說,精神病幷不可怕,能够早期發現,早期接受治療效果會更好。她還說治療和療養都很重要,並勸說我們多給我老伴一
些關愛。

我的兒子、兒媳、女兒和女婿,還有我的孫女和外孫他們對我老伴都很好。他們沒有因爲我老伴得了精神病就嫌弃她,或疏遠她。相反,却更加體諒她了。

我的孫女原來每次到我家都要同我老伴爭搶電視頻道,但自從知道我老伴罹患了精神疾病後,她每次都讓著她奶奶。

我外孫比較大,他總能想方設法地爲我老伴借些她愛看的錄影帶或光碟。我兒媳自從我老伴被確診爲精神疾病後,對我老伴的照顧更細心了。

儘管我相信她有時也會感到委屈,但她從來沒有和我老伴計較過。我想,現在這個時代,作爲兒媳婦能做到這樣,應該够可以的了。

沒有人可以代替她

孩子都是孝順的。但我想孩子再好也代替不了老伴,一來孩子都各有各的事情要做,沒有時間陪我們;二來孩子想的總和我們不一樣,他們很難瞭解我們老年人的心境。

所以,我就想,我不能拋下老伴不管。她同我這輩子邁過了許多溝溝坎坎,現在她遇到了困難,我應該更關心她。

我老伴原來是個性格開朗,喜歡交往的人,可是得了病之後她變得內向,不願意同人交往了。我呢,正好相反,我原來就是不願活動,不願交往的人。

可是,爲了讓她儘快康復,我努力改變自己,盡可能地找各種理由讓她出去走走。例如,我要求她同我一起買菜。有時,我還要求她一起參加華人社區的活動,一起散步等等。總之,就是想方設法讓她出去。

開始,確實很困難,但慢慢地她就由拒絕到勉强,由勉强到樂于接受了。

現在,我們一起外出活動已成了一個習慣,不僅她又逐漸開朗起來,我也變得開朗了。

疾病產生記憶缺損 

再比如,我老伴記性不好,好忘事。而且,常常忘事又常常懷疑別人。開始的時候,我確實感到惱火。但後來想到,她懷疑我,不是因爲她這個人變壞了,而是因爲她患了病。

我就想辦法。後來,我想了這樣的辦法:每次,我們做什麼事情,我們都商量。然後,我們就分別把我們商量的結果都記在本子上。

慢慢地,她逐漸認識到不是我對說過的事情不認賬,而是她記錯了。這反倒改善了她對自己病情的認識,對我的態度也好多了。

康復是可能的

現在,我老伴的病已經穩定,獲得康復。

家裏人罹患了精神病,是個很令人頭疼的事。所有家人的生活都要受到影響。但此時家人是病人最主要的依靠,如果家人這時候不關心她,那她很難重新站起來。

上帝讓我們成爲一家人就是讓我們共患難的。我覺得,家裏人患病了.

我們首先要有信心,要相信精神疾病是能够治好的。

其次是,接受她,愛護她。只要您能接受她,愛護她,您就會有許多辦法。有了信心,有了愛心,再有了辦法,患病的家人就會康復。

我說的都是真心話,相信能對精神病患者的家屬有點幫助。"

 

置頂 此頁最後更新日期: 4 June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