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到我的精神疾病不是因為別人對我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我本人對自己和別人的感覺。" ~ 大學生

一個關於愛﹑責任﹑同情和醒悟的故事

 我出生在印度。像亞洲其他國家的文化一樣,印度文化在許多方面同紐西蘭的文化不同。紐西蘭文化強調個人優先於集體,而印度文化卻恰恰相反,它主張家庭和社會優先於個人。

不幸的是,我儘管居住在印度,但卻更受個人主義的激勵和鼓舞我考慮的是,什麼是我所喜歡的,什麼是我所要的?而不是僅僅為了社會的緣故犧牲我自己的思想、觀點、願望和期待。

我追求著眾多的包括工程、管理、法律和順勢療法等在內大學學位。

在我修讀管理學位期間,愛情走進了我的生活。我開始愛上了一個女孩。我在家裏倍受父母的珍惜和關愛。我確信我的父母無條件地愛我,他們會理解並接受我的理想和抱負。我就是抱著這樣的信念長大的。然而,有一天,當我鼓足勇氣準備同他們分享我的愛情的時候,我們今天所說的"情緒敲榨"在我的家庭開始了。

我的父母告訴我,如果我不能滿足他們的期望- 同我們社區和種姓的一個女孩結婚的話,他們將死於心臟病。

在兩愛之間被撕裂

我覺得世界變得黑暗一方面是我對父母的愛和奉獻,而另一方面則是我自己的愛和夢想。我努力抗爭。我的父母最終改變了他們的觀念和想法,但是為時已晚。我的心愛的人,我的女朋友已經離開了人世,而我則在精神病院.

我記不得我開始康復的確切的時間和地點。我不知道藥物是否對我有幫助。但是,當我把斷斷續續的記憶聯繫在一起的時候,我認為在我的生活中可能有三位天使:


 一位女醫生- 她作為一個專業人員研究我的病例。用她的話說當我研究這個病例的時候,使我很感興趣的是他的那麼多的大學學位和他患有精神病。我開始看望他,也許是我的同情和 對他的無條件的接受幫助了他康復。這位天使就是我今天的妻子。

 一位朋友他同這位醫生說,建議我參加一個自助康復研討班。他本人也深受這個研討班的影響。感謝他給我的生活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大多數醫生和社會權威宣講同樣的內容但是收效甚微,或者根本沒有收效。然而這次研討班的經歷,深深地影響了我的靈魂,我認識到我的精神疾病不是因為別人對我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我本人對自己和別人的感覺。後來我接納了這個研討班,把它作為我的職業。

身心諮詢公司- 身心諮詢公司支援我自我康復,他們提供的結對康復服務加速了我的康復進程。對我而言,結對康復服務可為一箭雙雕,在康復的道路上它既幫助了別人,也幫助了我們自己.

 

置頂 此頁最後更新日期: 4 June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