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壓力增大,又無處排解,我感到自己在慢慢地變化。我原來是個非常隨和的人,願意交朋結友,可是慢慢地我變得不願與人交往,不願見人。"


他是如何慢慢接受精神疾病﹐並認識到它不是世界末日的


 "我來自中國大陸南方的一座城市。1997年,我和我的老伴隨子女移居來到紐西蘭。我和我老伴都是高級知識份子,但同我們的許多同事一樣,對精神病及精神健康方面的知識卻並不十分瞭解。

我一直以為,精神病就只是精神分裂一種,經常所說的"瘋了",而且患病的人不能正常生活,需要進行強迫治療。換句話說,能正常生活的人,沒有"瘋"的人就沒有病。

在國內的時候,在我們家的附近,有一所精神病院。每天看著醫院門口進進出出的人群,我時常感歎,天啊,這裏"關"的可都是精神病人呐。但從來沒有同這裏的病人接觸過,更不用說把自己同精神病聯繫起來了。

也許是人生無常吧,不,應該說精神病這種病太常見了。我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在如此美麗的長白雲之鄉同精神疾病遭遇,一度成為精神疾病患者。

在國內的時候,我和我老伴都有令人羡慕的工作。生活雖稱不上富有,但卻非常優裕,尤其是非常充實。但到紐西蘭後,情況卻變了。

靠自己的退休金生活不夠,靠領取這裏的福利津貼又不甚習慣和情願,生活沒有從前那樣優裕了。經濟壓力增加,心情自然就不好。

更為困難的是,當自己心情不好時,無法也無處排解。從前的朋友圈子沒有了,在這裏又無法同別人交往。除語言方面的障礙外,當地的交往方式又不習慣。這裏什麼都講隱私,很難找到推心置腹的朋友。

想結交一些華人朋友,但這裏的華人都是來自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的,交往也需要從頭開始。而且,大多數華人都因不同程度上面對經濟壓力而各自奔忙,缺少交往的時間和心情。這樣自己突然孤立了。

由於壓力增大,又無處排解,我感到自己在慢慢地變化。我原來是個非常隨和的人,願意交朋結友,可是慢慢地我變得不願與人交往,不願見人。

我不是一個計較的人,可是不知不覺地我變得會因為一點小事而大發脾氣。

同時,做什麼事情都退縮,在情感上也變得十分脆弱。可惜的是,我並沒有意識到這些表現是一種心理上的變化,是一種病,沒想到自己也會患上精神疾病。相反,卻責怪自己,為什麼脾氣變壞了。我還一度把這種變化同年齡的變化聯繫起來,認為自己步入老年了,性格變化是正常的。

當遇到進一步的挫折,病情進一步發展後,我被診斷為精神病。這種疾病就真的找上門來了。在沒有得病之前,我曾認為凡是患有精神病的人,都不能正常生活,也曾認為自己不可能患有精神病。

這些看法可能很多人都有。根據我患病的經歷,這些看法都是有失偏頗的。我患上了精神
病給自己和家人都增加了痛苦,但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我和你們大家都一樣,沒有什麼不同和可怕的。"

置頂 此頁最後更新日期: 4 June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