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獨特我們不可替代!

 

Bevan Chuang對於香港出生的紐西蘭人莊家欣來說,她在紐西蘭的生活是非常愉快地,即使她的生活,介於兩種文化之間。當然這並不是在說,這種生活是可以一蹴而就適應的。

貝文是1.5代移民中的一份子,1.5代移民是指那些出生在海外,在6歲到18歲之間至少隨著一個家人移民來紐的這一代人。

她是在15歲的時候和自己的姥姥、母親和妹妹一塊來到這兒的。來的時候他們這裡無親無友,兩眼一抹黑,所以那時候她們的生活真得很艱難。

貝文說:1.5代人的生活中是獨一無二的經歷,她這裡有一些非常寶貴的智慧,很有助於更好地理解他們這代人,使他們更好地調節自己來應對他們的新生活。

失去了自己童年這個過程

貝文說,1.5代人會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非常特殊的境地,雖然自己還是個孩子,但是自己不得不在行為上要像成年人,因為語言上的障礙,這個問題尤其明顯。

“我從小就說英文,我在香港的老師是從漢密爾頓來的!但是我的母親和姥姥都不懂英文,所以我被經常叫去幫她們翻譯。”

這些和那些的責任導致了他們上了進入成年的快速通道。

“我失去了我的一些童年生活; 我忙於幫助家庭安頓下來,還要去瞭解我的新社區和這個新的國家,忙著交朋友和去新的學校上學。 我不得不隨時隨地作翻譯,這樣我根本沒有時間來瞭解我自己是誰。”

她告訴自己的母親,讓她不得不開始學英文,用英文來溝通,像她一樣。

“跟自己的媽媽說這些是有些困難,但是我們又不得不這麼做,”她說到。

 

兩種文化上的衝突

對於1.5代人來說另一個典型問題是,貝文說,是「文化衝突」,她的意思是,一些紐西蘭人認為理所當然的行為,華人並不這麼認為。

“我接受紐西蘭人的行為方式,他們喜歡出去,很晚才回來,我和我的紐西蘭男友出去,喝東西。但是對於華人家庭來說有很大的不同,我們在家住,在家吃。”

那麼,這時候問題就來了,當我的男友問到,我為什麼總是和自己的家人呆在一起,而家人卻問為什麼她總是和男友出去呢!貝文說,她不得不同時向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來解釋這些,這真讓她感到精疲力盡。

“我不得不去向我的男友解釋我母親為什麼會這麼做,然後向我母親來解釋我男友為什麼會這麼做,等等這些。”

上學的時候也會出現很多挑戰 - 例如:作為學校,如何來向華人家庭解釋,學校將重點更集中在全面發展上而不是僅僅在學業上?

“華人父母們認為我們這些在紐西蘭上學的孩子天天都在玩。”

 

缺乏精神健康服務

很多人都有下述問題:如何被別人接受,他們自己是誰,他們屬於哪兒,在這些問題上很掙扎,他們有時也許需要心理輔導來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但是保持精神健康是很難的,貝文說,因為華人認為去看心理醫生是家庭的恥辱(使家庭蒙羞)。

另外,她不認為在精神健康服務或初級醫療機構裡對1.5代人有很多的瞭解。對於她來說,當所有的事情都集中起來一塊兒來的時候,她說她的家庭醫生並沒有意識到它正在經歷焦慮的困擾。

他們和其他移民不一樣

貝文說,要找到那些能理解你,知道你所面臨的挑戰這樣的人,是很難的。

1.5代人和那些由於其他原因來這裡的人之間是有差別的,記住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兩者所面對的問題是不同的。

“我們來到紐西蘭不是自己的選擇,我們在海外其他地方出生; 國際學生的經歷和我們不同,因為他們來這兒是自己的選擇,他們將來可能還要回去,因此他們並不需要像我們這樣努力。”

“我們不得不和其他種群混居在一起,在這個國家生活。如果你是自己來的話,就沒有人來問你,你也就用不著做什麼事情都要做解釋。”

孩子們會落入縫隙中

貝文說,在很多方面都沒有為1.5代人做很好的準備:她提到並沒有專為年輕人所作的安居計畫,而且在學校裡也缺乏瞭解,這些1.5代的孩子確實有時需要支援。

“例如在10年級 和11年級的少年人需要開始為自己將來的職場作計畫了。這會是個非常複雜的過程,並且並不是一個很容易懂的事情。這樣如果一些學校說對於成年的1.5代人來說,沒有必要協助他們,也許這就是對他們的需要缺乏瞭解。”

你會找到自己的位置

貝文現在是一個自信和直白的31歲青年人,她參與了電視三台關於1.5代的紀錄片系列,名稱叫做兩個世界。10個人參與了該紀錄片,記錄了他們的經歷。

貝文說,他們10個人的觀點是,他們不認為作為1.5代是很掙扎,更傾向于認為這是一段獨特的經歷。

“我們是如此的獨特,沒有人能替代我們!”

她向其他人保證,你們一定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這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但是最終你會達到目的地,並且會很好地生活的。

“我的妹妹覺得自己更華人一些而不是紐西蘭人。我不從屬於兩種文化中的一種,但是我在這兩種世界裡都覺得很舒服。”

重要帖士

  • 給自己時間去探索和發現自己和自己的處境-急不得
  • 找出如何在你的世界裡保持舒服
  • 不要讓其他人來告訴你你是誰
  • 當你需要的時向學校尋求幫助

更多關於莊家欣

莊家欣是1.5代的香港華裔紐西蘭人,她是族群顧問組的成員之一,亞裔婦女和家庭信託主席,屋崙華僑會所的秘書,香港節的主任,她還參與其他各種各樣的活動慶典、節日和展覽。

置頂 此頁最後更新日期: 16 October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