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的故事:自我恥辱感使我沉默不語

18年前,斯蒂芬• 楚離開自己的家鄉香港,來紐西蘭開始追尋新的生活。移居到一個新的地方本身就有許多挑戰,但是對於當年的這個決定他從未後悔過。

他是在 1995年被診斷為雙相情感障礙。 斯蒂芬說,“大概3、4年前,我回香港探親”。

“那時候我的家人們談起我的精神疾病,他們最後的決定是把家裡的門和窗都關上 (保守這個秘密),”他們說,‘不要讓鄰居們知道我生病這件事情’。

“在香港的社區裡,人們還是認為精神疾病經歷者是個大問題 –精神疾病經歷者或是個‘問題男人’或是個‘問題女人’”。我相信如果我在紐西蘭的話,情況會不一樣,能夠好很多。

紐西蘭人更能接納這個經歷

斯蒂芬居住在 Mt Albert區,他在一家公司裡做義工,偶爾還會做些商業清潔工作。他相信紐西蘭人更能接納精神疾病經歷者。然而,他說自己還是會受到自我恥辱感的影響。

“因為病恥感,我沒有公開我有精神疾病的經歷,” 斯蒂芬說。“在我生活的環境周圍,沒有人知道我有精神疾病的經歷。 18年來從沒有人知道過。”我在香港的好朋友說:‘斯蒂芬,對這件事不要太有壓力,’我覺得讓他人知道這件事沒有壞處。”

自我恥辱感和害怕被拒絕

因為自我恥辱感和害怕被拒絕,這位 57歲的漢子兩年以來都沒有向自己的女朋友坦白他的精神疾病經歷。

“如果我對我女朋友說我有雙相情感障礙,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一半對一半 - 有一半幾率她會對我說不,跟我說再見,另一半的幾率,是她會接受我,”他說。“在亞洲文化裡,人們通常是不能接受精神疾病這個經歷的。”

斯蒂芬說‘開心行動’正在幫助人們關注自我恥辱感這個問題。

“開心行動能夠使人們更加正面積極,提高正能量,”他說。“很多時候是你的想法控制著你的判斷 –你感覺好啊,還是感覺不好。”

自從他患病以來, 斯蒂芬的自我恥辱感減少了很多,他正在向著正能量邁進。然而,他還是把他的精神疾病經歷看成自己和他人的‘分界線’。

“通常情況下,我的原則是:對於那些不了解精神疾病的人我是不會公開我的經歷的,我的家人也告訴我不要跟其他人說。他們的理念是:精神疾病是個不好的一個平衡,就像是好天使和壞天使這對平衡,在這裡面我是個壞天使。”

要正面積極,減少負能量

對於那些受到自我恥辱感困擾的人們, 斯蒂芬給的建議是:‘要正面積極’。

“你要做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改變你的態度,改變你的病恥感,但是事實上很難。紐西蘭的文化裡把精神疾病看成是正面的東西,但是在亞洲,精神疾病是負面的。”

“這種情況在我們的文化裡有超過兩千年的歷史了,但是我還是希望亞洲文化能夠改變一點點。 如果更多的人開始提高自己的正能量,這將減少他們的負能量。”

置頂 此頁最後更新日期: 19 June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