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敏的故事: 親朋好友幫助我鋪就了康復之路

本期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74歲的老媽媽,她有精神疾病的經歷,但是她已經走在了康復之路,她的自我照顧以及來自家人以及朋友的支援幫助這位老媽媽減少了她的自我恥辱感。

主人公的名字叫秀敏*,她是在1993年同家人一道從中國移民來紐西蘭,來到紐西蘭之後不久,她就開始有很多讓她鬧心的生理上的病痛。

她厭煩了這些瑣碎的健康問題,包括心痛和身體上的病痛,她就去看中醫,希望能找出答案。

“我的醫生問我,你有哪兒不舒服,然後,我就告訴他,我感覺我的心藏很痛。而且我身上幾乎所有的地方都不舒服,但是最後檢查的結果卻顯示不出我有高血壓或其他方面的疾病。我的生理健康看起來並沒沒有什麼問題。”

疾病的症狀

除了有這些身體上的症狀,秀敏開始感覺有些眩暈和焦慮,她的病到了最嚴重的時候,有的時候她上洗手間,門都沒有關上。

傳統中醫和西醫對緩解她的身體和心靈上的疼痛都收效甚微,這位三個孩子的母親身體變得越來越不好了。

“各種不同的檢測都顯示她的生理健康沒什麼問題,但是我還是感到頭暈,我還是抬不起頭來。”

過了一段時間後,大概是幾個月 – 這個時間段秀敏並不是很確定到底有多長 – 她開始感覺好了起來,但是她記不得她狀態不好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不知道我的診斷是什麼,”她說到。“我的女兒帶我去醫院。我想我是得了抑鬱症了。”

經歷自我歧視

這個三個孩子的母親說剛得病的那個時候她不太介意別人怎麼去看她的疾病,但是她也承認,後來她也不想讓家庭以外的人知道,她曾經有精神健康不好的這件事。

“如果有人問(我曾經有過精神健康的問題),我就告訴他們,但是沒人問,所以這不是個什麼問題。有什麼必要我得告訴他們這件事呢?這完全是我私人的事情。”

這是秀敏第一次經歷自我恥辱感,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她正漸漸地遠離正能量。

“我一點兒精神也沒有,當然也沒有自信心,”她解釋道。“所有的事情都往負面的方向走,因此每一天我都是低沉的。我感覺人們會瞧不起我,那麼作為對這件事反應,我就瞧不起我自己。”

在康復的旅程上

來自家庭以及好朋友的支援和愛到現在為止一直沒有改變,並且以後也不會改變,這些是我康復的關鍵因素。

“家庭的支援真的很重要,”她說。“家裡人知道我喜歡音樂,因此他們就打開收音機,讓我聽不同的歌曲。他們還幫助我從睡覺中醒過來。我的女兒和兒子都很會照顧我。”

秀敏說對於精神疾病經歷者來說,保持身體鍛煉以及有自己的社會關係網都很重要,還有允許別人來幫助自己也很重要。

“鍛煉帶來的效果非常好。把自己藏在屋子的角落裡非常不好 – 離開房間到外面去,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非常喜歡出去,你應該和你的朋友保持聯絡 – 不要總是自己一個人呆著。”

向正能量邁進

為了使她的負能量保持在很低的水準,她每天都做指壓療法,她還喜歡唱歌和畫畫,並且,她確保盡可能經常看到她的那些熱心的朋友們。

“以前,從外表和行為上我都似乎不太對頭。但是現在,我的症狀已經減少了很多。我現在好了很多,因此,我的正能量已經提高了。家人和朋友幫助你提升了正能量。”

秀敏給那些沒有經歷精神疾病的人的最好建議就是,不要歧視有精神疾病經歷的人。

“減少歧視對於減少自我恥辱感很重要。如果一個人不想去公開自己的疾病,當他們在困難的時候,你應該和他們交流,找出他們需要什麼樣的支援。”

*匿名

置頂 此頁最後更新日期: 17 June 2014